第四届全国榜样大会在京举行  2019榜样大会6月将在京举行  2019年1月19日,2019榜样春晚在京成功录制  2018年6月,《2017年度身影全国榜样人物访谈录》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2018年9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委员会复函,同意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食品发展协同创新工程办公室受邀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榜样大会定于2018年6月16日在北京召开  2018年3月12日中央电视台以《榜样的力量》为题推出2018榜样春晚特别专题  2018年1月18日2018榜样春晚在北京录制成功  2017年2月,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决定第五届中华榜样论坛于2017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委会榜样文化项目专家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6年11月18日下午14:00,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身影》节目中心、《晋京榜》全国社区文化大舞台系列活动组委会和中华榜样论坛组委会主办的2017华人好春晚在北京博纳星辉剧场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6日,经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批复,正式成立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华儿童文化促进会考评委员会副会长杨少君担任主任。  2016年11月2日,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约谈《身影》节目总监制杨少君,就《身影》节目的未来发展给予了诸多指导和意见。  2016年10月29日下午14:30,《身影》节目应邀组建中华榜样朗诵艺术团参加北京电视台等单位主办的“寻找首都最美小义工”活动启动仪式,杨少君、李德胜作为与会嘉宾接受小义工佩戴红领巾,并共同宣誓。  2016年10月16日,由文化部备案、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和中国老年学会科学养生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老年节久久老年会邀请中华榜样艺术团参加演出。  2015年12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身影>是怎么成为“榜样栏目”的》为题报道了《身影》节目的发展历程!  2010年7月,《身影》节目被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选进《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精选》  2015年1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榜样驿站”将在全国设立》为题报道了中华榜样论坛在全国设立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工作。  2015年12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了《身影》节目对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的访谈。  2015-12-30,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网对中华榜样论坛在革命老区涞水设立全国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报道。  2010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向共青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全国铁道团委,全国民航团委,中央金融团工委,中央企业团工委等单位发文中青办发【2010】53号文件,推广《身影》节目工作经验(《四类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大纲>附案例集》)。  2017年6月16-18日2017榜样文化交流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由榜样驿站(北京)总部委托申请《榜样档案》41类商标获准注册  2019年3月18日,第八届国际诚信节在北京成功召开 
首页
新闻详情

中国网:梦想飞翔的女孩儿

发表时间:2015-12-14 15:00

梦想飞翔的女孩儿

——访身残志坚青年任秋萍

中国网-中国视窗 http://zgsc.china.com.cn | 发布时间2015-12-14 11:13:08

【编审日记】

以前我只知道《身影》在线访谈节目有个新人叫任秋萍。一天节目组要求主持人提交标准照片时,她迟迟没有提交,。我无知地发火了,训斥她为什么不提交?

她弱弱地说:“我可以不去照相馆吗?”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她去不了……

我再问:“为什么?”

她流着眼泪说,她残疾,她去不了照相馆……

这时我打开了她发的照片,一幅被病魔折磨的变了形的面孔和身躯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震惊了!

我们每天都在挖空心思地寻找榜样,原来榜样就在我们身边……

今晚我们将任秋萍请上我们的舞台和主持人薛志鹏为我们分享她不为人知的人生经历……

——编审   杨少君



主 持:薛志鹏

嘉 宾:任秋萍

推 荐:杨少君

编 审:闫   玲

时  间:2015年12月13日晚20:00-22:00

地  址: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访谈群

微信公众平台:《身影》榜样在线访谈群

【嘉宾简介】

任秋萍,女,90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北厍镇人,小学毕业。自幼先天性脊柱侧弯,致肢体一级残疾,无法行走。从2009年至今,仅靠稀粥维持生命。现为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在线访谈节目主持人,《新作家》网刊编委会责任编辑,自由撰稿人。

2001年,她11岁时,在北京306医院就医,因写给邹院长和马主任的求救信,曾被《凤凰卫视》新闻记者吴小莉采访。

2015年4月开始写作,散文、诗歌多次被《吴江日报》《江阴日报》《若水诗刊》《中国草根作家诗刊》等刊用。


主持人: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节目在线访谈群,我是主持人薛志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梦想,而她却是个自幼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肢体一级残疾,无法行走的女孩儿。她从2009年至今不能吃饭菜,每日只能喝粥,否则会卡住食管的。而命运的残酷,并没有打倒这个柔弱的女孩儿,反而在怀着梦想,那么她的梦想是什么呢?让我们有请任秋萍同学上场。


主持人:秋萍同学晚上好!


任秋萍:主持人好!《身影》节目前的老师、朋友们好!


主持人:秋萍同学,你能否为节目前的广大网友做个自我介绍?


任秋萍:我是任秋萍,江苏苏州人,自由撰稿人,因自幼残疾只有小学毕业学历。很高兴今晚能做客《身影》访谈节目!


主持人: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着很多梦想的人,它与你的疾病与生俱来,能给我们谈谈你的这些梦想吗?


任秋萍:我曾幻想着自己是个健康的女子,童年时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穿着自己喜欢的粉色衣服,戴顶太阳帽,常常挎着篮子和母亲一起去田野里挖野菜,采豆荚。她拿把小镰刀割,我就用小剪刀剪,比我和妈妈谁挑的野菜多。累了就坐田埂上,渴了就吃点小桔子。等篮子里装满野菜时,就和妈妈手拉手兴高采烈地回家,到家后还帮妈妈包野菜饺子,尝尝自己劳动的成果,这是最快乐的事了。


在学校里还想和同学们一起做体操,和好友一起玩老鹰抓小鸡,六一节时能穿上小礼服,脸上涂些脂粉,和大家一同出现在儿童剧院,跳一支芭蕾舞曲。


憧憬着初中时,在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吴江中学读书。那里水绿风淡,恬静怡人,拥有三百年的孔庙学宫。假山灵石,花草摇芳,自己倘佯其中,浏览碑廊之旁,欣赏书法、绘画,阅读《论语》集句,潜移默化间又获得文化熏陶。


梦想着大学时去雕梁画栋、皇宫般的北京大学上课。在风和日丽,天蓝云白的午后,和学友一起坐校园碧绿草坪上,听闻着鸟语花香,静静地看书。待学有所成后,能和喜欢的人谈场浪漫爱情,累了依偎在他温暖胸怀,梦想着自己穿上洁白的婚纱,和爱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当他把戒指戴在我手上那刻,我会告诉他:无论富贵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心永不变!憧憬着与他拥抱在华灯璀璨,歌舞升平的殿堂里。幻想着自己在闲暇之余和可爱的孩子,爱人一起游山玩水,沿途记录下点滴幸福生活……


主持人:但这些美好的憧憬都因为先天性脊柱侧弯,致肢体一级残疾而化作泡影了。你绝望过吗?有过轻生的经历吗?是什么人和事,让你坚强地活着?


任秋萍:我曾经所有美好的憧憬都因为先天性脊柱侧弯,致肢体一级残疾而化作泡影了。想到只有在梦里才会实现了,梦醒了还是那个颓废的我,此刻感到好绝望啊!只有无尽的泪水陪伴我。在学校时,每次看到同学们手拉手去操场上尽情地玩游戏,你追我赶,充满欢声笑语。而我则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阴暗角落里,听到她们的笑声,我心中阵阵发酸,充满了羡慕。只有不停的看书,才稍淡化心中的伤感,我没什么朋友,她们又有谁愿意和我在一起呢?每当听到她们嘲笑我,悄悄地说:“她怎么长的这样啊!都残疾了还来上学干嘛?”也看见她们学着我的样子坐椅子上,嘴里不停地说:“唉哟,真难看。”记得有个值日生,放学打扫卫生,正好扫到我座位这边,她板着脸说:“喂,你能否让让,你倒是省力,不用做值日,我们却是每天都要做值日,你很开心吧?”听了这话,我好想告诉她:“谁想省力了?我倒是希望能做值日呢!哪怕让我扫整个学校都行,这样我倒是病好了。”但我还是没说话,只是低头沉默。同学家长们在背后也对我指指点点,有些会说:“小姑娘,你手指怎么这样细啊?胳膊细不?伸出来让我们看看……”此时我真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有地洞钻。所以很自卑,不大多讲话,早上让妈妈第一个送我去学校,傍晚比她们晚一小时回家,为的就是回避家长们异样目光。她们嘲笑我,我又不敢告诉父母,只能压抑心中。


白天我不敢在人前流泪,怕被父母看到会伤心的。只有到晚上夜深人静,一个人睡觉时,才偷偷落泪。好想大哭一回,但却不能大声哭,又怕吵醒爸妈,他们白天照顾我已是很辛苦了,晚上该让他们好好休息,所以哭泣时我会捂住嘴巴。


这些年我去过大大小小很多医院,吃过很多药和感受治疗的痛苦。记得5岁那年,我坐在小凳子上,就因为坐不稳,所以摔倒了,这时在墙角边有块硬铜皮,鼻子正巧磕在铜皮尖角上,当场就流了很多血,鲜血顺着脸颊直流,眉毛也磕开的,所以也有血。这时爸爸没在家,妈妈吓坏了,她赶紧抱起我,叫姨妈陪她一起到镇上的卫生院给我包扎。到医院后,医生帮我止血消毒,然后用长长的药针给我鼻子、眉毛上缝合,母亲一直在哭,我说:“妈妈你别哭,你哭了我也会哭的,有眼泪对伤口不好,我不疼,一点也不疼。”听了我的话,姨妈也劝妈妈别哭了,她才没再哭。其实哪会不疼啊!医生用针硬生生地缝合,麻醉剂也不打,伤口又深,我也只是疼的麻痹了,况且不想看到妈妈她哭,所以才说不疼的。


还有8岁时,父母带我去上海新华医院治疗脊柱侧弯,在那里住了20多天,医生每天给我检查身体,做CT、核礠共振、验大血,因为我身体瘦弱,所以当时护士用大针管抽血,只抽到一点点,后来连续几次,边拍打我手臂边抽血,才终于抽够了。早上查病房时,医生会用小锤子敲打我的腿骨,看看肌肉有否痿缩。每敲一次我的脚就缩一下,感觉敲的好疼啊。上海医院很严格,不准家属陪伴孩子,所以父母就住在地下室。等上午医生查完病房才能进来,到下午3点之前必须离开。在那里20多天,感觉时间好漫长,如同20个月似的。当所有检查完毕后,医生宣布大家准备好,明天要动手术了,这次是美国专家亲自主刀的,而且是免费开刀。听到这消息,父母很开心,原以为我也能手术,不一会儿医生把爸爸叫到办公室,他以为让家属签字呢!结果医生说:“任秋萍不能做手术,因为她太瘦弱了,打了麻醉剂在手术台上醒不来的,我们医生不能冒险。所以你们改天出院吧!”听了这话爸爸哑口无言,垂头丧气的回到病房,说出医生讲的话,他和母亲都流泪了,看到病友们都可做手术,只有我不行,此时心里感觉好冷。第二天下午结完账,我们便失落的离开了医院。


后来父母还没放弃对我的治疗,带我去杭州中医院看,想让我吃点中药调理,使身体稍微胖点,一碗碗中药倒是喝了不少,可又有啥用?还是一样瘦,满嘴苦味。有次年初一还在喝药,可能因喝的多了,结果把苦黄莲水都吐了出来。


11岁爸妈又带我去北京306医院治病,在那里整整住48天,记得当时有几项检查比较艰难,医生给我做肺功能测试,把嘴张开,嘴里放根粗管子,正好套住嘴唇,要求连续一分钟不能呼吸,可我没隔几秒就呼吸一次,所以他们认为我肺功能不好,建议每天让我吹气球,提高肺活量。只好听他们的话,连续吹了25天,嘴巴都肿了,后来医生又给我做了一次肺功能测试,第二回比第一回的好些,勉强过关了。


接下来是每天早晚做牵引,牵引就像是上吊似的,把我固定在座位上,用两根长绳子扣我下巴,把我头颈吊起拉长。做完牵引回到病房,感觉既痛又恶心,吃都吃不下。最后一项是测试肌电图,医生让父母把我带进肌电图室,让我侧卧硬板床上,然后让父母去门外等着。只见阿姨们用一根根细银针扎进我头上、腿上、头颈里……边扎边转针,拔了再扎,连续2个多小时。她们让我别动忍着痛,否则测试不精确。当时我如同刺猬似的,扎满了针,全身冒冷汗,每拔根针流几滴血,我是疼的麻木了,随便她们扎吧,只要能治病就好。


等这最后一项也检查完了,医生终于得出结论,把爸叫至办公室,他们说:“任秋萍她之所以这些年不能走路,是颈椎后面第二节骨头凹进去了,健康人都是凸出的,她体格瘦弱,我们无法给她做手术,你们放弃治疗吧,不做手术倒至少还可让她活一年多时间,若动手术马上就会没命的,所以你们还是出院吧。”听到医生的话,妈妈她走进办公室跪在地上恳求医生救我,否则我一生都泡汤了,医生无可奈何摇摇头,后来我们回到病房,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那晚我一夜未睡着,心中如同翻腾倒海般难受,最终我们离开306医院。随后又去了301和儿童医院,这两家医院的医生看了看我,都挥手说没办法治。经过这些医院的拒绝,我们最后失望的离开了北京,乘火车返回家乡,随着滚滚车轮声,我心想:“老天为何要如此折磨我啊!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回到家后,我更自卑,什么话也没讲。想到自己治疗一次次失败,反而浪费父母的钱,自己又吃了那么多苦药。白天在学校上课,一天下来就已是腰酸背痛,如同被打了一顿,晚上都睡不着。再加上她们嘲讽的语言回荡在耳眫,想到上学时,自己不敢多喝水,生怕上厕所,就算想上厕所,也得憋着。所以一天一夜最多去厕所两次。想到长大后孑然一身,不知何去何从……想象这一切都只因残酷的疾病才令我一无所有的。于是我想到了轻生,这念头不敢告诉父母,只埋藏心底,我准备了纸笔,写了封遗书。信中写道:


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人世了,我的死是我自己选择的,因为我想结束噩梦般的人生。在我的生活里只有绝望,没有希望了!谢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为我四处奔波求医。你们为我付出的心血、精力及钱,今生我无法回报,若下辈子能有轮回,希望自己是个健康的女子,好好报答你们恩重如山的养育之情!你们多保重!就当我从未在世上出现过,不要为我哭泣和难过,不要在家放我任何照片,否则我不会安息的,永别了!

——任秋萍绝笔。


当时我想用手捂住嘴巴屏住呼吸,只要不呼吸几分钟就会没气的。正在这时我看到枕边放着一篇曾读过《轮椅上的霍金》课文。文中写道:霍金在他21岁风华正茂时不幸患上导致全身瘫痪的疾病,命运将他永远禁锢在轮椅上了,全身只有三根手指能动,但他并未放弃生命,反而更努力研究学习,最终成为公认的“宇宙之王”。同样是命运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是那样伟大,而我却那样懦弱。此刻我心情异常激动,想起老师在成绩单上写过:任秋萍,你是个文静的女孩,老师明白你心里的痛苦,请你不要自卑,有不愉快告诉老师,我愿做你的朋友,聆听你诉说。希望你能向张海迪姐姐学习,以后练习写作,命运给你与众不同的身体,也定给你特殊使命!望你能做生活的强者!再想到父母这些年为我的病多奔西走,花费那么多钱,为的是啥?不就是希望我能活着吗?可我却还选择轻生,怎能对得起爸妈一番苦心呢!又怎对得起老师的鼓励呢!我既有勇气自尽,为何没勇气活下去呢?所以我放弃自尽,并把遗书撕了。


后来五年级时,有个同学对我说,如果她是我,她会选择自尽。我告诉她:“死亡是结束,奋起才是人生的开始!”从此以后我再没有轻生的念头。


即使在2009年开始至今,当我食管再也不能吃饭菜了,只是每天早晚喝粥吃腐乳,或是汤类,否则会卡住食管,我仅靠吃这些维持生命,但我依然热爱生活。反而感谢上苍,还能让我喝粥,并非让我活活饿死,所以我没有怨言。


前年因严重咳嗽,气管有废物没力气咳出来而住院,当时感觉堵在气管口,很是胸闷吃力。医生给我接氧气都没用,他们都束手无策,我连话也讲不出,嘴唇发白,眼睛都没精神,快闭上了。全身虚汗淋漓,只知道掐住爸爸的手,心里念道: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我还没实现理想,还没有作为,我不能死,不能使自己留下遗憾,否则死不瞑目……也许是冥冥之中上苍怜悯了我,经过九死一生的挣扎,隔一会竟然能说话了,而且比之前不吃力点了。医生都觉得奇怪,他们说:“真是有惊无险,劫后余生啊!”


我仿佛从鬼门关走了趟,与死神对抗。所以我现在很珍惜生命,无论日后结局如何,哪怕承受更多磨难,都不再害怕!


主持人:听说你在写作,并且有作品发表。能谈谈你创作的过程和自己的处女作吗?


任秋萍:我是在2015年4月6号开始写作的,曾想起老师鼓励我,让我学习创作,所以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写,一次有个网名叫“飞翔”的女网友,她让我写首《安全第一生命至上》的诗歌,说这是一个诗歌比赛,要是采用了会得奖。可能因为我写的不好,所以没采用。随后我又写了《自信》的诗歌,结果投稿还是没用,我感觉有点失落,想放弃了,但后来一想,刚开始写当然难了,哪会那么容易发表的,别灰心再试试吧!既然诗歌不行那就写散文吧!于是我没放弃写作,就改写散文了,那时正值春天,所以我采用《春》作为散文题。因为春天是美丽的季节,百花盛开,万物复苏,寓意新希望新起点的开始!我把春比作美丽的姑娘,她穿着五彩霞衣来到了人间,给大地披上绿衣裳,为人们带来生机勃勃景象……我把这篇文章投在《吴江日报》上,原以为又会失败,没想到过几天阿庆老师告诉我:小任,你的文章《春》已刊登在《吴江日报》垂虹版副刊上,请注意查收。当时我心里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发表成功,果然是希望的开始!之所以激动,是因为这是我靠自己的智慧,而不是靠父母。从那以后,我几乎经常写文章,虽然有些投稿也没被采用,编辑让我多看书,多想,好友也推荐我看名作。但并未打消我对写文章的热情,边看边写,投不中也写,文学这条路确实不易走,尤其是我只有小学毕业,更是艰辛。但我不会放弃写作,如同不放弃生命!虽然到现在收获成果不大,但却是缓解了我的孤独感,写作可以让我忘记痛苦。因此我喜欢写作,这也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我的第一篇处女作《春》是这样诞生的。


主持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你进了《新作家》组织,你认为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你在该组织有什么收获?


任秋萍:我和薛老师是在2015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偶然相识的,那天我在文学群里发了这样一段言论:网络虽是虚拟的,但这毕竟也是人与人在交流,其实和现实生活一样,为什么有些人要利用网络来欺骗人呢?为何不真诚相待啊?如果大家自己能以身作则,不欺骗人,那么人人效仿,社会岂会有骗子。希望大家承担起社会责任,用真心去对人吧!薛老师当时看了这段话,为我点赞了,还加我为好友,他说:“从这言论里看的出,我是个真诚的人。”他一般在群里很少说话,也没啥空,但看了这话就忍不住给我点赞了。他问我:“几岁?在做啥工作?”我就说:“25岁了,没什么工作,只是在家自由写文章。”他还问我:“为啥网名用“折断翅膀的天使”啊?”我就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他听后很同情我,并让我给他看看写的文章,我把散文《春》和自传散文《假如我不是个残疾的女孩》,两篇一起发给他看了,当他看到我的自传文,更是感动,于是他让我认真写作,不要多聊天,因为聊天对我没什么进步的。他还问我有什么理想吗?我说:“现在我只想努力写作,希望能挣些稿费,哪怕是很少,但至少不要用父母的钱了,毕竟他们岁数也有些大了。”


薛老师听了我的一番言语,他想带我进《新作家》组织,想让我插上梦想的羽翼。他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网络平台,他希望我在《新作家》能真正学到知识。刚开始我也曾有过质疑,心想《新作家》不是和其它群一样么?后来我想了想,答应他带我进《新作家》,他发给我一份进《新作家》网刊第四编辑部应该填写的简介表格。第二天填完表格我就发给他了,于是我便进了《新作家》网刊第四编辑部。刚开始我是专栏作家。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这里果然和其它网络群不同,据我所知,《新作家》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列《身影》节目旗下的一个作家组织,在2015年2月正式成立起来的。2013年6月28日《身影》节目就在江西举办了首届中国榜样作家联谊会和颁奖活动,世界诗人大会驻中国办事处主任北塔和国家一级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许晨出席了会议。


这个组织原来的宗旨是“以作家传播榜样,以榜样引领时尚”。主要是通过作家以文学的形式推动榜样文化的传播。2015年3月,正式成立了《新作家》网刊和《新作家》论坛。正式提出了筹备《新作家》创研中心的议题。我在《新作家》网刊编辑部的收获不仅是老师们把我提拔为责任编辑,让我负责论坛工作,最重要的是,让我欣赏了一篇篇美文,使我自己写作也大有提高!每月我们都有德高望重的作家访谈,访谈前后《身影》节目管理群都会召开研讨会,研讨学习作家嘉宾的文学创作经历和特点。访谈中我们还会和这些作家嘉宾进行互动。在这里我真诚感谢薛老师能带我来《新作家》网刊第四编辑部,让稚嫩的我,在文学里快速成长!更感谢编辑部的所有老师们!


主持人:听说《身影》榜样在线访谈节目招聘在线主持人,你大胆签订了自律书,据说这个自律书条件很苛刻,你怎么看?


任秋萍:我在薛老师带我进《新作家》网刊第四编辑部,成为责任编辑一段时间后,看到《身影》节目正招聘在线主持人,于是我便自告奋勇的报名了,记得第一次观看在线访谈节目,当时《身影》节目正访谈张家口市曲艺协会主席朱凤翔老师。看了朱老师的精彩讲述,让我明白了,即使是名人,在这份荣耀背后,同样也付出了自己努力的一面,经历了坎坷才能成功。看了这次访谈,我觉得自己来《身影》节目是对的。后来又观看了,身残志坚,用笔书写刚强的宽城作家裴福刚老师的访谈,他用真诚朴实的语言,讲述了自己的艰辛的创作经历,虽然身患残疾,却是比寻常人更认真学习,才最终有优秀成绩!看他的访谈,我无地自容,他带给我的震撼,我更是觉得有太多向他学习的地方。还有其它老师们的访谈都那么激励人心。因此我觉得《身影》节目不仅是弘扬中华文化,传播正义感的平台,更是给广大青年树立榜样,尤其是像我一样曾经自卑的人,在这里使我感受到了人性的真善美!在这里让我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感觉大家仿佛像家人般亲切,没有高低贵贫之分。薛老师曾介绍说:“《身影》节目是一个积极向上的群体,弘扬榜样!宣传榜样!给广大青年励志成才的节目!”


作为主持人,在《身影》节目中,使我学会严于律己,知道该如何团结同事,作为团队里的一员,应时刻为团队着想。刚开始我不大懂怎样写好提纲,经过几次观看访谈下来,知道了主持人向嘉宾提的问题,首先主要围绕标题写,把重点放在前面突出部分,其它问题则根据嘉宾简介提问题。


我在2015年10月30号晚上签下了自律书。当我签下了《自律书》的这刻起,就明白以后要承担起社会责任,也实现了人生价值观!作为主持人,要给广大网友树立榜样!我很荣幸能够加入《身影》节目,因为《身影》是无论过去多少年,自己的影子都还在。我对自律书的基本认识是:自己应以《身影》团队为荣,任何时候坚决维护《身影》形象,在任何媒体采访和对外宣传都不忘表明自己是《身影》主持人身份。


用心发现身边的榜样人物,并虚心学习,随时向节目组推荐嘉宾。用心做好每位嘉宾访谈提纲,热情支持每期访谈节目。自己积极把每期访谈自觉转发空间和博客上,我个人觉得自律书上的要求并非苛刻,只要用心去做也并非难,要想成为榜样人物,优秀主持人,是该要有这样的要求才是。王会琴老师她就是能按照自律书的要求,踏实的做到严于律已,最终成为优秀主持人。所以磨砺自己,也是提升自己!


主持人:你曾经说过,你要自己赚钱养活父母,因为父母为你付出太多、太多,你和大家介绍一下你的父母吧!


任秋萍:我父亲是叫任雪荣,母亲叫沈菊珍。我父母都是农村人,爸爸是以前的初中毕业,妈妈则是不识字的。我是在1991年,爸爸35岁,妈妈33岁时才生下我的。原本他们希望等他们老了,我能照顾他们。可是现在反而是他们在照顾我,尤其是妈妈更辛苦,每天帮我穿衣、梳头、煮粥、洗衣服,以前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这9年来,每天风雨无阻的骑着三轮车送我上下课。她平时还要去菜地里种菜,农忙时还要种田,爸爸以前是做铜字生意的,后来几年生意不好了,就去厂里打工、做苦力活,妈妈为了照顾我,所以不能出去打工。她现在只能在家一个人做团子、粽子,做完煮熟后,早上4点起床就去菜市场摆摊子卖早点,卖完了下午继续做。可有时并不好卖,她3点就起床了。


父母之前为我的病东奔西走,记得刚出生时,医生就告诉我爸妈,这个小孩脊椎里有病,长大会更严重,你们是否要放弃她?她现在缺血,若想要她,家属需要输血给她。当时爸爸义无反顾的让医生救我,他用针管抽了3管血给我,这样我才被救活的。到100天时,我便开始喝中药了,因为体质差,经常患感冒,一感冒就得治疗。当时爸爸经常不在家,只能由妈妈一人辛苦地背着我,乘车去治疗,那时候交通没有现在这样方便,一直要走一大段路才乘上车。还有2岁左右,我的腿没有完全长好,妈妈又带我去苏州医院上石胶,一住便是一个多月,她是不识字的,一个人能在苏州照顾我,实属不易。


记得2010年3月的一个晚上,那天下大雨,睡到半夜11点半时,我突然觉得吃力了,话都讲不出,我是一个人睡楼下的,妈妈睡楼上,我就用手机打了下家里电话,妈妈听到我有点哭声,就赶紧下来问我怎么了?可我开不了口,只能指指喉咙,不断的喘气,妈妈赶紧扶我起来,又打电话给爸爸,爸爸知道后,赶紧从厂里骑自行车跑家里来,从厂里到家要1个小时的路程,到家后,爸爸抱着我,他们帮我揉背上和头颈,后来好点了,说得出话了。爸爸见我好些了,就放心了,随后又骑车返回厂里。唉!25年来,父母为我付出太多太多,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达了!


现在爸爸60岁了,妈妈58,他们身体都不大好,爸爸之前还胃出血3次呢,服了很多中药,妈妈也是有骨质疏松,腰椎突出。有次晚上,我们家钱不够用了,连第二天买菜钱都没有,我就打电话给爸爸,他知道后,马上骑自行车来,结果他把口袋都掏空了,身上也才只有10元钱而已。他说:“厂里工资没发,这10元你们先将就买点吃吧!我们是过贯贫穷生活的,应该能忍受。”我和妈妈都点头了。给了我们10元钱后,爸爸又骑车去厂里了,当时已经10点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想到这些年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微笑的背后又有谁能了解我的辛酸往事?相同的人生,不同的命运,同学们是那样的幸福!所以我又流泪了,好想祈求佛祖,让我出现奇迹吧!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只想有个健康的身体,挣钱养活父母啊!在那天晚上,我暗下决心,我要挣钱,不能一直依靠父母的钱,可我自己都陷入水深火热中,还能去做啥工作呢?后来想到老师曾让我学习写作,所以在今年4月份开始写文章了,虽然刊登在报刊上的文章,稿费只有几十块钱,但这也是我唯一靠自己挣的,不是用父母的。


虽然我身体不好,但父母一直教育我,无论在网络里还是现实中,都要做一个真诚善良的女孩。这点我记住了,也是唯一能做到的。有天一只麻雀翅膀受伤了,飞不动了,正好摔在我家门前,我看到了赶紧让妈妈把它抓起来,给它涂点消炎药水,再给她吃点小麦子,养了几天它翅膀好了,就赶紧让妈妈把它放了,让它自由翱翔去远方。因为它有远大志向,牢笼是关不住它的。


我想说,我有一颗真诚的心,很可贵!这是很多人所不具备的。虽然我身体残疾,但至少我的灵魂没有被污染,我的思想并没被折断,所以我不是折断翅膀的天使,而是能飞翔的天使!苦难是折磨人的,但却是锤炼人性的法宝,是一个人思想不断升华的领路者!是照亮黑夜的明灯,是春天的信使!是飞翔前梳理羽毛的过程。我曾告戒自己,纯洁的天使,谨守你心底的善良吧!你会飞得更高,珍惜你难得的真诚,你会飞得更远,身体的不便,决不会禁锢住你飞翔的灵魂!


我想告诉那些曾经看不起,嘲笑我的人,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只有不完美才是真实的美!人生没有一帆风顺,只有披荆斩棘才能路路通!今日你们是健康的,比我拥有的多,幸福的多,但高贵的人未必会一辈子高贵!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让我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饱受了人情冷暖的滋味,这也是一门功课。所以我感谢命运,在我九死一生中又给我重生的机会!正因如此,才成为我向上的动力!也磨砺了我要拥有一颗宽广的胸怀,去包容世间的万事万物,因为没有一幅画不被人点评,没一个人不被人议论,自己应理解别人对我的评价。每个人最后的终点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超越终点,因为大家都是平凡人。


今晚借此《身影》访谈节目,我想真诚地对父母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我希望你们身体健康!一生平安!谢谢你们25年来为我所有的付出,只是今生我没能报答你们,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你们是值得我用一生去珍惜,去爱的人!”


还有感谢在我生命中帮助过我的人,无论是网络里的朋友,还是现实中的亲戚,只是真正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都深深地祝福大家幸福安康!更感谢杨总!闫姐!志鹏老师!以及各位节目前的老师、朋友们!谢谢你们今晚能邀请我做客《身影》节目,仔细聆听我真实的诉说!我真诚的祝咱们《身影》节目越办越好!希望有更多的榜样人物走进咱们《身影》!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你曾去北京治病,也被媒体关注,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吧!


任秋萍:2001年6月的一天,我家的亲戚给了爸爸一张报纸,爸爸在报纸上看到,一个黑龙江女孩,也是残疾的,后来她在北京306医院邹院长亲自主刀下,给治疗好了。爸爸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于7月19号带着我和妈妈乘火车来到遥远的北京,在医院门诊上,骨科医生仔细看了我身体,说:“可以动手术的。”父母听了感到比较开心。那天是星期五,本来医生想让我马上住院的,但床位满了,只能等。于是我们就住在了亲戚她们租的房子里,我来医院那天,她们正好到北京做生意,所以一路同行。


到周日晚上,医院打电话给爸爸,说是床位有了,周一可以搬去住了。所以周一早我们就到医院,交了费用,住进了病房。


刚开始半个月检查挺顺利的,也没什么问题,医生还说:“他们有把握能给我治疗好的,至于是否完全和健康人那样,就不敢保证了,但最起码比不治要好!”听了医生的话,爸妈就放心了,他们告诉医生,只要能使我走路就行。那天晚上,父母还特意向医生请假几个小时,想带我出去买点东西和吃饭,医生同意了。爸妈先是带我去了北京一家大超市,我进去挑选了一些东西,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进超市,当然也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从那以后至今都没去任何超市、商场,也不知道商场里有些啥?除非在电视里看到。后来那天又去了饭店,点了一些菜和饮料,吃完了才回到病房,那天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感觉也许我即将告别痛苦的生活了,而且又来到这大城市里。可是没几天,医生就说,我不能做手术,身体瘦弱,颈椎后第二节骨头是凹进去的,所以无法承担风险。他们还认为我最多可活一年多时间。当母亲下跪求他们救救我,他们依然拒绝了。我内心好矛盾,欲哭无泪。后来回病房,就想到了亲自写给邹院长和马主任两封信。


信中写道,邹伯伯,马叔叔,你们好!这是我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给你们写信。你们是治病救人的医生,在我心里你们是神圣的!我真诚恳求,希望你们能救救我吧!我渴望和同学们一起去上学,做游戏,我害怕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角落里,每次听到同学和家长们的嘲笑,她们用异样目光看我,此时的我多么绝望啊!使我无地自容,希望你们帮我做手术,能让我重新站起来,我想和妈妈手拉手一起逛街,想看外面五彩的世界!若今日你们不救我,那我一生都活在黑暗里,见不到光明了。你们可曾知道,在无数的日日夜夜里,我有多少苦涩的泪水在纷飞啊?当同学们歧视我时,我不敢说话,只好低头。当我无助时,想让大家帮我,她们都一个个离的我好远,听到她们有说有笑的,我微笑着问:“请问大家在聊啥呢?可以告诉我吗?”她们板着脸说:“没什么,你要知道来干嘛?”转身就走了。她们歧视我,我还不敢告诉爸妈,这样痛苦的日子,我受够了,我好想长大了,能和你们一样治病救人啊!去帮助病人减少疼痛。伯伯,叔叔我再次恳求你们了!

——任秋萍


写完两封信后,我让父母分别带我去邹院长和马主任办公室,亲自把信给他俩。他们收了我的信,打开看了,觉得很感动。但却爱莫能助。他们说:“小妹妹,你很乖,不是我们不救你,实在是你的病比其它人严重,所以不敢动手术,希望你能理解。”当时我也明白了他们的话,就和爸妈走出办公室。过了两天,就是8月31号上午我们在医院大厅时,看到有个手里拿着话筒的女记者和一个扛摄像机的人,直向我们走来。


记者姐姐见到我就问:小妹妹,请问你是叫任秋萍吗?

我说:是啊,姐姐你是谁呢?咋知道我名字啊?”

她说:我是《凤凰卫视》的新闻记者,看到她的工作证上写着,吴小莉。


她问:小妹妹,你几岁?听说你给院长和主任写信了,为何想到写信给他们啊?

我说:我11岁,姐姐怎么知道我写信给医生了?

她说:就是医生出面让我来采访你的,他们看了你的信很感动!

我说:哦!之所以我要写信给他们,是想求他们救我,我想重新站起来,和大家一样可以自由上学,游玩。同学们也就不会嘲笑我了!

记者还问:这两位是你父母吗?你想对爸妈说些啥?

我说:是我爸妈,爸妈为我付出很多,带着我好辛苦,所以我希望能快点好起来吧!好好上学,长大了孝顺他们!

小莉姐听了我的话很感动!她告诉我:“今天是8月31号,等明天9月1号开学了,我们会把你的访谈录,在电视上播放,你愿意吗?”我说:“好啊,谢谢姐姐!”

采访完后,她们走了,望着她远去,我心里就想,小莉姐姐好漂亮,要是有一天我也能走路,像她一样可以当主持人,采访别人该多好啊!


所以当我看到《身影》节目,招聘在线主持人时,我自告奋勇的报了名,我相信,我也能当好主持人的,虽然没什么学历,但我肯努力!

《身影》访谈节目,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它像盏明灯指引我前进的方向!在我失落时,能鼓励我!让我有榜样可学!


主持人: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祝福秋萍同学能再接再厉,百折不挠,成就自己的梦想。

节目的最后,我们感谢任秋萍同学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分享,也感谢节目前悉心聆听的各位朋友。

弘扬榜样精神,传承榜样文化。

本期节目特别鸣谢嘉宾推荐人杨少君的特别老师,节目编审闫玲老师的辛勤付出和大力支持。

我是主持人薛志鹏,下期节目再见!

来源:中国网中国视窗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