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榜样社群建设和榜样文化工作先进工作者、优秀管理者评选活动揭晓  第四届全国榜样春晚延后举行  第四届全国榜样大会在京举行  【中国教育台报道】第八届全国榜样代表大会:以榜样的力量引领前行  2019榜样大会6月将在京举行  2020第一次全国榜样文化工作理事在线扩大会议2月19日在北京召开!  2019年1月19日,2019榜样春晚在京成功录制  2018年6月,《2017年度身影全国榜样人物访谈录》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2018年9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委员会复函,同意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食品发展协同创新工程办公室受邀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榜样大会定于2018年6月16日在北京召开  2018年3月12日中央电视台以《榜样的力量》为题推出2018榜样春晚特别专题  2018年1月18日2018榜样春晚在北京录制成功  2017年2月,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决定第五届中华榜样论坛于2017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委会榜样文化项目专家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6年11月18日下午14:00,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身影》节目中心、《晋京榜》全国社区文化大舞台系列活动组委会和中华榜样论坛组委会主办的2017华人好春晚在北京博纳星辉剧场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6日,经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批复,正式成立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华儿童文化促进会考评委员会副会长杨少君担任主任。  2016年11月2日,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约谈《身影》节目总监制杨少君,就《身影》节目的未来发展给予了诸多指导和意见。  2016年10月29日下午14:30,《身影》节目应邀组建中华榜样朗诵艺术团参加北京电视台等单位主办的“寻找首都最美小义工”活动启动仪式,杨少君、李德胜作为与会嘉宾接受小义工佩戴红领巾,并共同宣誓。  2016年10月16日,由文化部备案、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和中国老年学会科学养生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老年节久久老年会邀请中华榜样艺术团参加演出。  2015年12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身影>是怎么成为“榜样栏目”的》为题报道了《身影》节目的发展历程!  2010年7月,《身影》节目被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选进《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精选》  2015年1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榜样驿站”将在全国设立》为题报道了中华榜样论坛在全国设立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工作。  2015年12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了《身影》节目对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的访谈。  2015-12-30,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网对中华榜样论坛在革命老区涞水设立全国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报道。  2010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向共青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全国铁道团委,全国民航团委,中央金融团工委,中央企业团工委等单位发文中青办发【2010】53号文件,推广《身影》节目工作经验(《四类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大纲>附案例集》)。  2017年6月16-18日2017榜样文化交流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由榜样驿站(北京)总部委托申请《榜样档案》41类商标获准注册  2019年3月18日,第八届国际诚信节在北京成功召开 
首页
新闻详情

第1003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要有核心技术,才不会受制于人”(姚崇全))

来源:身影官方网站网址:http://www.chinagqt.com/


1003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


“要有核心技术,才不会受制于人”


     ——访“中国好人姚崇全

       

微信图片_20220720171417.jpg


微信图片_20220720102945.jpg

     



主持:胡付彪

嘉宾:姚崇全

推荐:刘高威

编审:汪

校对:郭春艳

时间:2022年 9 月 3 日

地址:榜样人物大型访谈《身影》节目在线群


【嘉宾简介】姚崇全,男,中共党员,汉,1941年6月出生于安徽合肥。合肥皖化电机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获评“2018安徽十大年度经济人物”“2019合肥十大经济人物”,2019年5月当选“中国好人”。年过半百却半路出道,在故障的电机之间开始了创业梦想。29年的坚守,“自主创新”“国际领先”成了他新的名片。是他,在发电装备制造的赛场上奇兵出击,挽救了一次重要国际会议;是他,用中国制造的眼光洞察国际市场,锻造大国重器的高光时刻。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用忙碌的背影告诉我们——不忘来时路,继续向远方!


【入选辞】耄耋之时,很多人选择颐养天年。而中国好人姚崇全,带领着皖化团队始终站在技术一线,步履不停,为国家民族继续努力创新,用火热的匠人精神挺起了中国制造的脊梁。从2万元起家的电机维修公司,到一家在能源电力核心装备制造领域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姚崇全走了29年。如今,81岁的他,中国制造之路还在继续……


胡付彪:姚总好!欢迎您来到《身影》栏目!

姚崇全:谢谢你,谢谢《身影》栏目组!

胡付彪:我们知道您获得了很多奖项,2018安徽年度经济人物,2019年5月当选“中国好人”。而且这些奖项大多是在67岁后获得的,这些奖项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姚崇全咱们安徽的老乡曹操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我想这些奖项是对我,对那些年龄上看似老年的鼓励吧。当然这也激励我继续努力,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还能做很多事,很多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事。
胡付彪:太让人佩服了!29年的坚守,“自主创新”“国际领先”成了您的名片。您能说说这些年最值的您自豪的一两件事吗?

姚崇全:谢谢!要说最值得自豪的事,我想,那是当我带领皖化电机历经艰辛,成功研发炉水循环泵后,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该知识产权的国家,不再被国外卡脖子的时候;当国产炉水泵产品的质量优于进口产品,得到国内外一致认可的时候;当我们公司十多年内为国家直接间接节约几十亿人民币的时候,这项研发成果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豪,我自己也倍感自豪。

2017年1月,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在北京为皖化公司的产品组织了一次科技成果鉴定,鉴定委员会成员由中国各大发电公司、锅炉厂、电力设计院、院士和大学教授组成。鉴定意见为:“该产品性能优良、安全可靠性超过国外同类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可以替代进口。总体性能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使用单位也给出证明:“皖化炉水泵性能和使用寿命均高于国外同类产品”。

近年来,皖化电机成功研制了国内多个技术指标领先的疑难炉水泵,并主持起草了中国电力行业标准《电站炉水循环泵电机检修导则》。

德国是世界第一机械制造大国,从2008年到2010年三年连续开出高价要收购皖化,都被我婉拒了。为什么要收购我们?因为我们比他们强,比他们的技术更好,而且还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灭掉中国品牌产品。这是中国的知识产权,给再多钱也不能卖!最近两年该公司还想要参股。“中国制造”的炉水泵,让国人扬眉吐气。

胡付彪:我们都知道创业、创新实在一件艰难的事,您在创业创新中请问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又是如何战胜这些困难的呢?

姚崇全:说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技术。我只是个工匠,文化程度不高,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有限,往往在关键时候也受制于人。机械我懂一些,但是电机方面几乎不懂。为了解决省内维修大型电机难的问题,我选择了电机维修这个行业。由于在某些方面我本人也是外行,一到关键时候也会被“卡脖子”。这时是知难而退还是迎难而上呢?我当然是选择迎难而上,我千方百计想办法解决被人制约的困难。早期一度被别人卡脖子四五次,也都过关斩将闯过来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提高了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历练了我们的意志,后面在遇到问题,我们就不怕了。

在工作中,我不断挑战自己,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充分发挥我们团队的主观能动性。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加强对全体员工政治思想教育,提高他们为国家为民族尽最大努力发挥自己力量的觉悟。当研发遇到困难和失败时,可以不断鼓励他们看到前途,保持勇气,继续向前。

如炉水泵的电机三根引线,这对我们而言就是个拦路虎。英国卖给我们三根引线,卖价十万人民币,可是他们就不卖给我们。引线既要有强度,在几个平方厘米上要承受几吨的压力,又要有良好的绝缘性。金属强度很高,但是它是个导体。塑料绝缘性很好,可是它的强度远远不够。于是,我在2002年时,把它作为攻关项目。我去寻找相关大学、塑料制品厂和塑料相关专家,我到上海找合作伙伴,找陶瓷厂。可最后依然没有过关,依然没能寻找到合适的材料。当然,我们也不是白交学费的,在与他们合作研发的过程中,我们逐渐积累了一定的知识与技能,也认识到一些问题。我开始重新思考怎么突破?

既然寻找外界合作研发找不到合适的办法,那么就只能依靠自身力量去攻克难关。我们在自己的工厂里,想尽办法和各种材料,先后做了近百次试验,我们花了一年多时间,依然没有头绪,厂里的技术人员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我鼓励他们,说,刚解放时,一种农药叫“六六六”粉,不就试验666次才成功的吗?我们才做近百次,还能继续试验,不能气馁。于是,我们接着用不同的方法和材料进行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获得成功。

要做就做最好,我们不断完善产品质量,最终保证了我们的产品质量,并优于进口产品。       

同时,我也在思考,如何带好团队,如何让员工喜欢我们公司,喜欢做这样的挑战和担当。

我尽力给员工提供宽松的环境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员工的利益也是我考虑的重点,只有福利上来了,让大家切实感受到我们的创造我们的服务能改国家给社会带来福利的同时,也让我们享受到知识的红利,创造的福利,员工们自然就会更爱公司,更爱贡献。

胡付彪:我们都比较好奇的是,在您研发过程中经历了那么多次失败,是什么让您能够坚信自己一定成功?

姚崇全:用革命大无畏精神,多想国家少想自己,再困难也没有那些革命先烈用生命换取革命的胜利难,再困难也没有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那么难。我们在和平环境工作上受到挫折和失败又算什么。要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革命气概来战胜困难。

记得1995年5月,当时安徽凤台化肥厂一台一千千瓦高压电机出现了质量问题。该电机是无溶剂浸漆类型,无法局部维修;但是化肥厂家出于生产需要,希望尽快修复并尽早复工。他们先是请了一家上万人的大企业去维修,可是结果三天未能将电机解体,就连一个电机转子都没有抽出来。最后,化肥厂辗转找到了我。那时候,我只修过一台几百千瓦高压电机,并且对无溶剂浸漆无法局部维修这个世界难题一点都不了解。但是,我依然接下这个任务,带上8位农民工和我一起去了凤台化肥厂。

可喜的是,待我们到达现场,仅用十分钟就把电机解体,将电机转子抽了出来。厂家给了我们很高评价,也寄予了希望。

可是当进入维修阶段时,我们发现:取出一个线圈就坏掉一个线圈。如果一昧地取线圈的话,就只能将90个线圈全部报废,要重新做90个线圈。但是,仅重新制作就需花费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十分耽误化肥厂工作进展,厂家心急如焚。

遇到这个困难时,我才感到骑虎难下。有几位相关电机专家,他们一再坚持要我放弃,并且说:这(无溶剂浸漆局部维修)是世界难题,至今无人能解决。何况还要在几天之内修复。这么难题根本不可能解决。你这么个小企业即便解决不了,也不丢面子。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是继续留守,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面来解决问题呢?还是直接放弃,回合肥呢?我选择留下来,解决问题。世界难题总要有人解决,我们能否做破此难关第一人?我们怎能在困难面前低头?

我们奋战在一线,每天工作到深夜两点才回旅社。还曾连续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坚守在现场不下战场。那时候,可真有那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气概。终于,排除重重困难,连续七天七夜与世界难题鏖战之后,我们攻克了这个难关。电机最终运转起来的时候,我们全体员工不顾疲劳,高兴得都跳了起来。我们历经了那么多困难,最终攻克世界难关,是相当值得庆贺的。彼时我已经55岁,经过这次检修后,身体疲劳半年多才恢复过来。即便如此,我依然觉得这项工作值得我如此付出。

消息传出,找皖化电机的企业接踵而至。我承诺:在化肥厂大型电机损坏时,接到通知后24小时保证恢复运行,只收一万多元。这样,在时间上、费用上为用户解决了难题。从此打出了皖化电机的名声。

之后,淮南一台炉水循环泵坏了,找外省一家大厂修,报价80万修理费,且要半年维修期。后来找到我们,30多万元搞定,半个月内便维修好并返厂复位。我们在检修这台炉水泵的同时,另外还有一台炉水泵在其他厂家维修,返厂需要80万检修费。两台炉水泵同时维修返厂后,这两台炉水泵又同时装在一台发电机上运行,正好给了我们比试产品质量的机会。2000年2月投入运行,当年10月其中一台炉水泵便坏了,在现场检查时发现是要80万修理费的厂家修的泵出了问题。而由我们维修的炉水泵直到6年内都没发生故障。我们一炮打响,也打响了皖化品牌。

胡付彪:在研发中,您怎么看待团队合作?在公司运作中,您优势如何打造皖化团队的?


姚崇全: 我觉得,政治思想教育需要放在首位。人为什么活着?活着有什么意义?每个人都需要有信仰,要爱国家、爱人民。要让全体员工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发展。人们要努力工作,不仅仅单纯为了金钱而工作。为了做到这一点,我需要首先从我做起,从自身做起。老板不能把利益看得过重,而是要身先士卒。要知道,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

另外,我还将部队的一些好的作风带到企业比方说: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往往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这种部队作风能起到决定作用。

姚崇全: 一是我从旧社会过来的,当时社会那么落后,被外国欺负挨打。我从内心决定要为国家做事改变这种落后局面,这要靠每个中国人,我就是其中一份子。当我国强盛的时候,谁又敢再欺负我们呢?当前国际社会又有哪个列强像过去那样欺负我们?

1949年,中国解放了,国家统一了,可是新中国仍然落后。我们需要在各方面要赶超发达国家,改变我国的落后面貌。靠谁?只有靠每个中国人。武汉长江大桥是苏联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援建中国时建造的,那时造一座长江大桥谈何容易?而今,长江上又有多少座大桥?这还不是因为中国发展了,强大了!

我虽然在一个小企业当老板,但为国争光的责任并不小。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两家大型国企共同引进德国KSB炉水泵,由于吸收消化新技术不成功,国内使用的炉水泵仍然是国外产品一统天下,每台价格一千多万元。炉水泵是大型火力发电机组主机锅炉的重要配套设备,具有特殊的超高温超高压性能,原来只有德国、英国能生产,连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生产的炉水泵,也是买德国、英国的技术。因此,国外的炉水泵垄断了中国市场,中国一直被他们卡脖子。火力发电炉水泵在制造上的确难度很大。因为高温高压以及高电压,泵的温度在360度左右,而且它的电机与泵相通,因为压力在21-40兆帕,电机与泵目前在世界上还没有这种机械密封。所以泵和电机不但是相同的,也是等压的,它的安全性要求极高。这么高的设计制造难度,与我们这么一个小民营企业,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人觉得这么高科技的产品高不可攀。很多国内业内人士不敢相信,认为这是根本办不到的。

可我始终坚信,外国能做的事,我们只要不懈地努力,就一定会成功!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笨!1999年,我带领皖化团队迎难而上,向炉水泵进军。我们没日没夜研发、试验,失败了,总结经验再来,经过多年努力和一百多次试验,终于取得成功,成为中国首家、国际上继德国、英国之后,第三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炉水泵生产公司。1999年起,我们从检修改造进口炉水泵,边吸收边消化,积累丰富经验,终于在2005年拿出合格产品。原来进口一台炉水泵要一千多万元,检修一台泵最高300万元。目前降到一台炉水泵售价300万左右,检修一台炉水泵只要三四十万元。过去在中国的垄断时代,他们赢取了暴额利润;可现在,有了我们皖化电机的存在,他们再也不能如此攫取了。这是我们皖化电机对国家的贡献。

在中国电力科技网召开的第一届“炉水循环泵制造、改造、检修及技术服务交流会”上,凭借过硬的产品,我们皖化电机赢得了行业声誉,众多电力公司都见证到了公司实力。

“今年4月8日,我们进口的560千瓦10千伏的炉水泵在“168”试运行一个半小时左右就突然跳闸停机。我们和国外原厂家多次沟通,由于检修工期太长,无法满足要求。经上海锅炉厂推荐到皖化电机检修,高质量保证了我们的正常运转。”华电内蒙古能源土默特发电副总工程师闫凤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神华神东电力重庆万州港电厂专家姚建村也向记者证实,“皖化电机曾为我们电厂105万千瓦机组研制了世界上技术参数最高、技术难度最大的炉水泵。产品自2014年12月投运至今运行稳定,这代表着我国在该领域的设计制造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中国电力科技网CEO魏毓璞看来,国产制造的炉水泵一点也不比国外的差,这已经有足够的实力证明。“我们在合肥高新区皖化企业组织的这次交流会,全国各地火电厂的参会热情都无比高涨,这让我们对未来炉水泵国产化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2018年7月22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的第四届“一带一路”园区建设国际合作峰会暨十五届中国企业发展论坛营商环境峰会上,我作为企业家代表在会上发表感言,我的发言标题是:“中国人要有自主创新知识产权,才不会受制于人”。

俄罗斯某电厂在试运行的炉水循环泵出现问题,当时欧洲供应商检修期要6个月,有华人在现场说合肥皖化只需要7日,该供货商马上改为20天。

中国山东电建三公司在印度援建贾苏古达电厂四台机组,运行一年后绝缘电阻降为0.1~0.2MΩ,原厂商判定电厂使用不当,不予免费维修。返修一年内再现相同问题。我公司受托对炉水循环泵解体检查,经各当事方见证,判定产品质量问题,原厂商最终同意免费检修。在印度我们检修后的炉水泵未出现问题。

我们在锅炉炉水循环泵产品上填补了国内空白,并且在此基础上服务国内企业需求。2021年底已有用户130多家,并成功进入国际市场。2012年为印度加苏古达电厂现场检修3台600MW电站炉水循环泵,检修后运行良好。截止2022年,公司已检修印度电厂共计10台炉水循环泵。走出国门,是我公司产品创新的新起点,今后要随着“一带一路”走向世界。

   二是在部队培养自己的革命精神和意志,不怕苦不怕累的那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些好的品质就要为国家服务,为祖国富国强兵做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贡献。

   煤化工反应器循环泵是煤制油系统核心设备,技术要求非常苛刻。 加氢裂化技术是以煤炭或重油为原料,通过液化加氢的工艺,生产石油、石化产品的一项技术,属于现代煤化工及石油加工的重要分支。我国原油的进口依赖度一直很高——2018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就超过了美国,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仅2019年,我国原油表观消费量近7亿吨,进口量为5.06亿吨,石油对外依赖度高达72%。一旦发生战争,海上被封锁,输油管被炸,那么中国在没有石油进口的情况下还能支撑多久?

受限于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条件,中国既是贫油国家,又是产煤大国。如果依托丰富的煤炭资源发展煤制油产业,既是对我国石油资源的有效补充,又有利于充分发挥我国煤炭能源的优势,降低我国石油能源对国外的依赖度,确保我国石油资源的战略安全,因此,国家高层将煤制油工程定位为国家能源战略项目。

重油是石油提取汽油、柴油的剩余重质油,其特点是分子量大,粘度高。全球可采储量约4000亿吨,是常规原油可采储量1500亿吨的2.7倍。常规油资源的逐渐减少使重油作为替代能源的地位日益凸显。因此重油加氢裂化深加工是解决能源短缺的重要途径。而重油加氢裂化深加工关键设备——加氢裂化反应器循环泵技术一直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研发制造这一关键设成为我的攻克目标。

沸腾床加氢裂化是煤制油和重油加工的关键工艺,该工艺借助于液体流速带动一定颗粒粒度的催化剂运动,形成气、液、固三相床层,使煤、油品、氢气和催化剂接触而完成加氢裂化反应。该工艺的操作温度及操作压力较高,一般在400~500℃,压力11~21MPa

反应器循环泵是该工艺的核心设备,其主作用是给加氢裂化沸腾床反应器内的催化剂床层提供膨胀动力,实现反应器内物料的高度返混,保持沸腾床反应器内各物料性质、操作压力与温度的高度均一,使煤粉或原料油氢气与催化剂颗粒充分接触,提高了加氢裂化反应深度。

反应器循环泵本质上是一种立式、高温、高压、充油式的特殊机泵一体化设备。配置有变频控制系统、注油润滑冷却系统及电机冷却循环系统等。其工作环境苛刻(高温高压),工作介质(气液固三相介质)复杂,并且身处加氢裂化反应器发生的环境中。反应器循环泵必需保证能长期稳定可靠的运行。一旦发生停机事故必将造成严重损失,因此设备的可靠性要求非常高。

之前反应器循环泵仅有美国一家公司能设计制造,价格高,目前价格壹亿人民币一台。该产品可用于军工和核电,所以早期禁止对中国销售。后在中国政府担保下仅用于民用之后,才允许中国企业采购。即便如此,还有很多附加条件中国人的脖子。即:必须保证产品安装后不能移动,不能自行检修,不能拆开,甚至连一个螺母都不能动;否则,美方就不提供备件和维保。并且备件周期长价格高,三根引出线接头160万元,一个机械密封就是150万元。这是地地道道的经济掠夺。

我认为,皖化电机从事高端循环泵研发制造数十年,拥有这个方面的人才,也储备了大量技术,加上皖化电机人不服输的精神,我们一定能攻克这一难题。

皖化电机能独立研制大型发电机组中核心设备——输送高温、高压炉水锅炉炉水循环泵,是全球继德国KSB、英国Tyler公司外第三家、国内唯一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制造商。在高温高压湿定子泵领域有着丰富的研发经验和良好业绩,拥有相关技术积累和人才储备。

相比炉水循环泵,反应器循环泵工况更为复杂、制造难度更高,皖化电机依托良好的研制基础和设计制造的能力,加上全体员工高昂的家国情怀和不服输的精神,全力以赴研发反应器循环泵。

反应器循环泵曾被列入十三五期间我国重大技术装备名单,2012年国家科技部还专项拨款给一家大型央企,作为该产品的研发费用,但至今未获成功。皖化电机2010年起开始研发该产品,至今皖化电机未拿到任何研发资金。但我坚定认为,公司自筹资金,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最终一定会把产品开发出来。

在我的带领下,一直坚守技术创新的皖化电机人,全力以赴﹑攻坚克难。历经四千多个日日夜夜奋斗,克服了新产品、新技术、新材料的攻关困难,力求每个环节都不出问题。为找到适合的关键材料反复试验和筛选。不断的对设备关键技术和工艺进行改进和完善,最终攻克了所有难关。

2019年底,我们已研发成功产品样机,得到了国内相关专家和用户认可。并于2020年初与用户签订供货合同。现阶段产品完成了设计、制造及相关试验,产品已通过了试验台架72小时连续运转,运行平稳,各项指数正常。

近些年中美关系十分紧张,我们皖化电机成功研制出加氢裂化工艺关键设备,打破了这项一直被美国垄断的产品,破解了美国卡脖子难题,再次填补了国内空白,从此该产品再也无法中国人的脖子了,不再受制于人。我为国家和民族感到自豪,也为皖化电机和自己感到自豪。

胡付彪:您已经81岁高龄了,很多人都选择了颐养天年,是什么让您仍然坚守在工作一线?

姚崇全:我觉得,国家和人民需要我这样的人和我们这样的团队。我们目前只填补了国内三项空白:炉水循环泵、煤化工反应器循环泵和光热变频循环泵。

青海共和、新疆哈密50MW塔式光热项目以及敦煌菲涅尔光热项目,是2016年国家能源局第一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2019年发电投运。其中,在发电系统的关键设备——光热发电变频循环泵的研制上,我们皖化电机不惧艰难险阻,同国际厂商“打擂台”。青海共和项目 西北院在不了解国内行情的情况下,与国外公司签订了技术协议(当时招标单位不知道我公司有能力研发制造该设备)。可是商务谈判时,国外公司层层加码,提出很多苛刻要求来刁难中国、规避责任。当用户了解到我公司的情况后,决定和我公司合作,摆脱国外公司的制约,我们成功中标。并且,在价格和交货时间上优于国外公司。在西北高原的广袤土地上,我带着全体皖化电机员工努力拼搏。风挟裹砂砾,也锻造出了我们这支经受住严酷考验的团队。2018年,我们皖化电机团队研发成功。2019年,设备正式投入使用,在青海共和、新疆哈密和甘肃敦煌光热发电项目上运行良好,又一次填补国内空白。

今后,我希望并努力在更多项目上研发和创新,并做出成绩。本人虽然没有选择颐养天年,但是我觉得选择这种事业比颐养天年更有意义,这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福。有了我和这个企业,当国家遇到困难时,我们就可以挺身而出,去攻克难关。

20179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福建厦门举行。会议期间,承担供电保电任务的一号锅炉水循环泵突然出现紧急故障。如果要把这套设备拿回德国公司原厂检修,需要至少几个月时间。为了保证厦门会议安全用电,大唐发电公司和省领导都到达现场,并表示:不用考虑花多少钱,不管是买也好,借也好,务必保证会议用电顺利。在如此仓促的时刻,不管是买或者是借炉水泵设备都没办法及时解决。最终,该发电公司找到了我们皖化电机,并提出要求:务必在60个小时之内修复炉水泵,在金砖会议前夕修好并进入供电状态。这是政治任务,关系着国家形象,关系着与会国家甚至全世界对中国的评价。

这时候,我带领皖化团队挺身而出,接受了常人认为难以完成的任务。当设备运来时,早上八点钟,设备到我们公司,次日凌晨两点,我们就把货发出去了。

公司全体十分重视此次炉水泵检修工作,我向全公司动员,为确保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用电,更是要求党员要起到带头作用,全体员工各负其责,全力以赴抓紧抢修,并亲自监督炉水循环泵的解体检修方案、检修设备以及人力安排。炉水循环泵到场后,检修人员开始分工合作,从拆解、检验、修复到返厂,仅耗时18个小时,时间之短,效率之高,创下世界业内检修炉水循环泵时间最短的记录。事后,我们遇到德国KSB公司并交流这件事情,他们也表态说KSB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这么一项重大的任务。可是我们皖化电机却能完成。这是我们皖化电机存在的意义,这也让我感到幸福,这种信念让我依然坚守在工作一线。

胡付彪:谢谢您的担当!最后聊一聊轻松的问题,您打算什么时候退休?退休前,您对您的接班人有什么样的要求?

姚崇全:我还没有打算什么时候退休,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坚守在这个岗位上。对未来接班人,我想他应该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不是要挣多少钱,而是要为国家做更大贡献。

胡付彪:《身影》节目是一档弘扬榜样、宣传榜样,激励青年人立志成才的节目。通过今天这个访谈,您对我们节目有哪些希望和建议?

姚崇全:希望你们多宣传人为什么活着,人要有精神的东西,要有信仰,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要学习周恩来总理那种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高尚品德,使中国在不久将来建设成世界第一强国。

最后祝节目越办越好,更上一层楼。

胡付彪:非常感谢姚崇全老师在百忙中接受我们的访谈,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下期节目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