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9日,2019榜样春晚在京成功录制  2018年9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委员会复函,同意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食品发展协同创新工程办公室受邀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年6月,《2017年度身影全国榜样人物访谈录》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榜样大会定于2018年6月16日在北京召开  2018年3月12日中央电视台以《榜样的力量》为题推出2018榜样春晚特别专题  2018年1月18日2018榜样春晚在北京录制成功  2017年2月,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决定第五届中华榜样论坛于2017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委会榜样文化项目专家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6年11月18日下午14:00,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身影》节目中心、《晋京榜》全国社区文化大舞台系列活动组委会和中华榜样论坛组委会主办的2017华人好春晚在北京博纳星辉剧场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6日,经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批复,正式成立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华儿童文化促进会考评委员会副会长杨少君担任主任。  2016年11月2日,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约谈《身影》节目总监制杨少君,就《身影》节目的未来发展给予了诸多指导和意见。  2016年10月29日下午14:30,《身影》节目应邀组建中华榜样朗诵艺术团参加北京电视台等单位主办的“寻找首都最美小义工”活动启动仪式,杨少君、李德胜作为与会嘉宾接受小义工佩戴红领巾,并共同宣誓。  2016年10月16日,由文化部备案、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和中国老年学会科学养生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老年节久久老年会邀请中华榜样艺术团参加演出。  2015年12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身影>是怎么成为“榜样栏目”的》为题报道了《身影》节目的发展历程!  2010年7月,《身影》节目被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选进《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精选》  2015年1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榜样驿站”将在全国设立》为题报道了中华榜样论坛在全国设立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工作。  2015年12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了《身影》节目对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的访谈。  2015-12-30,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网对中华榜样论坛在革命老区涞水设立全国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报道。  2010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向共青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全国铁道团委,全国民航团委,中央金融团工委,中央企业团工委等单位发文中青办发【2010】53号文件,推广《身影》节目工作经验(《四类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大纲>附案例集》)。  2017年6月16-18日2017榜样文化交流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由榜样驿站(北京)总部委托申请《榜样档案》41类商标获准注册 
首页
新闻详情
第656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追逐生命的梦想(王雅静)

656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身影》节目


追逐生命的梦想


――访第二十届“中国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王雅静

       

QQ图片20180527155645.jpg


QQ图片20181118193658.png



主持:汪

嘉宾:王雅静

编审:蔡静盈

时间:2018年11月17日晚20:00-22:00

地 址:榜样人物大型访谈《身影》节目在线群

同步转播:

转播主持人: 郭春艳   王军刚

中国榜样作家群

微信公众平台:《身影》榜样在线访谈群

【嘉宾简介】王雅静,女,罹患先天性小儿脑瘫,一级残疾,脖颈以下严重瘫痪,但她却用不屈的斗志和聪颖的智慧同命运抗争到底。2008年,她尝试用下巴操作鼠标,进行诗歌创作。8年来,她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创作了4000余首(篇)诗歌、散文、童话,2012年出版了诗集《路过心的风景》,2015年发表中篇童话小说《她是阿莉尔》。近年来,坐在轮椅上的王雅静走进青少年举办“奋斗的青春最美丽”等事迹报告会40余场。她还开通微博、雅静励志信箱,在网上积极传播正能量。曾荣获2015年“安徽青年五四奖章”、2017年6月荣获“2016年度中国残疾人事业十大新闻人物”、 2016年5月荣获第20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2018年8月荣获中央文明办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等荣誉称号。

【入选辞】王雅静,未上过一天学,却用下巴创作文字。2008年,16岁的她靠自学开始尝试进行诗歌创作,讴歌生命之美、播撒自强之种,先后创作诗歌、散文、童话、小说等4000余首(篇),坐在轮椅上的她还为广大青少年举办励志事迹报告会40余场。同时,她还开通微博、雅静励志信箱,在网上积极传播正能量,是当代“弘扬主旋律、同圆中国梦”的励志楷模。  

主持人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榜样人物大型访谈《身影》在线节目,我是主持人汪漪。

一个患先天性小儿脑瘫,脖颈以下严重瘫痪的女孩,8年来,她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创作了4000余首(篇)诗歌、散文、童话。面对重重困难,她何以顽强的毅力战胜自我,挑战生命极限?何以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人生,面对社会?今天她来到我们节目现场讲述自己的故事,大家掌声有请!

王雅静:大家好,主持人好!首先感谢节目组给我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学习

主持人:由于早产,王雅静在一岁时被确诊为痉挛型脑瘫,除脖颈以下严重瘫痪外,她的四肢和脸部经常不受控制抽搐抖动,只能整日整夜的被捆绑在椅子和床上。雅静,我想这样的日子您是痛苦的,而您的家人是如何照顾您的?

王雅静:我今年26岁,身患“不死的癌症”——痉挛型脑瘫,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痉挛型脑瘫可能还会恶化。

谈到无微不至,其实如果把这26年拉长缩放的话,也并没有那么的无微不至,慢慢成熟的我,懂得了尽量不麻烦家人,比如为了控制体重,我尽量少吃饭,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我尽量少喝水,凡是我的嘴能够到的东西,都可以成为我借助的工具,克服我平常遇到的麻烦。

可以这么说,我的家人在生活里和我达成了一种默契,只要我遇到了没有办法解决的困难,就会来帮助我,比如我的腿在椅子腿上别住了,我弟弟就会帮我正过来;比如今天突然降温了,我妈就会临时给我找个披肩披上;再比如我爸他怕减肥的我饿,总是在晚上默默给我剥一大把核桃,然后放在我的桌子上让我吃。

那么开始我也说了,我这个痉挛型的脑瘫很有可能恶化,四肢更加不听使唤,这就给我的家人照顾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最害怕的就是冬天,穿衣服对我和我妈来说是一件工程,洗澡也是,我妈在去年已经开始有类风湿的症状,手腕和手臂都时不时会疼,疼的时候一点也使不上力,而我的力量又在不断加大,所以有时候真的挺困难的。

我很感谢我的家人,每当我想做什么,或者我接到了演讲邀请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会支持我,给我创造舒适的条件,有时我妈会戏称她自己是我的“书童”兼“助理”。

总之,这26年,我是在很好的保护下成长的,父母把多数的幸福给了我,把全部的艰难给了自己,现在已经是成年人的我,也在想着要怎样回报他们,我始终相信,随着生活不断发展,我会有更好的状态,发掘出更多的希望。

主持人:两岁时,母亲和外婆便背井离乡带着您来北京治病,父亲一个人在老家拼命赚钱养家。可以和大家聊聊您一家人带您四处求医的历程吗?

王雅静:看病的记忆,我几乎不记得了,只是偶尔听我爸妈谈起,我爸曾对我说:你知道那时你出门看一次病需要多少钱吗?八千块钱。那时八千块钱很大啊,那时我和你妈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才三百块钱,你妈还为了带你看病下了岗,所以你想想八千块钱对我们来说是什么数字?那么厚的钞票,我一张一张地数过,然后一把给人家,眼都不眨一下。

可想而知,那时为了给我看病,家里的经济压力有多大,曾经我爸所在的工作单位的同事们,还为了我组织了一次捐款,当我爸拿着筹集而来的看病钱时,内心百感交集,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我爸是要强的,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因为我当了一回弱者。

每一次出门看病,对我和家人来说,那都是一次长征。那时我还很小,小孩子没有太多清晰的记忆,能留下的记忆都是刻骨铭心的。记得那是过完年的初春,我们抵达太原,凌晨的风冰冷刺骨,我一个劲地说冷,冷得上下牙齿都打架了。当时我在我妈的怀里,我的姥姥负责拉着行李,下了火车,就要朝医院赶,我妈和我姥她们都走得满头大汗,只有我冷得嗷嗷大哭,我妈当时穿的是一件红色的外套,她就把外套解开包住我,像袋鼠似的,在我耳边说,再忍忍,一会就到了。过了不久,太阳升起来了,红彤彤的,果真就不太冷了,所以我的记忆里有一轮红太阳,那是在我妈肩头升起的。

在外地看病,一住都要住半年,花销很大,我的家人平常都是不敢吃,不敢穿的,也没钱给我买玩具,所以我小时候,一个小药瓶都能玩半天。只有一件玩具,我记忆犹新,那是在医院门口我看到别的小孩玩的,一种上发条的蓝色小直升飞机,我很想要,我妈说:你今天扎针不哭我就给你买。我也不记得我哭没哭,反正最后都是得到了。

那时苦,是真苦,身上累,心里也累,可我的家人没有放弃我,而且还尽可能满足我的需求,我身上出现的一点点好转,对他们来说都仿佛是奇迹一样的回报。

我爸说,该看的都给你看过了,该受的罪咱也都受过了,就算最后还是这样,也不会后悔,因为都是人生的经历,酸甜苦辣都要尝尝,才算好。

主持人:身体的先天残疾让您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书。“不上学也不能成为睁眼瞎的文盲。”妈妈李娟果断承担起教您读书认字的职责,她把家里的鞋盒子全部做成小小的认字卡,并每天给您规定硬性的学习任务。就这样,您六岁时已经能认上千个汉字?        

王雅静:我学认字的过程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潜移默化。

正因为我不像正常的孩子那样能跑能跳,我的心就没那么野,因为什么也不能玩,所以也没有什么小伙伴可以在一起做游戏。能陪我玩的,就是我的长辈,我妈、我姥姥,包括我的姥爷和太姥爷,他们陪我,就只能给我讲故事。

那时家里只有一本故事书,所以就翻来覆去地讲,我也听不烦。有意思的是,有天我姥爷陪我,讲故事书的时候念错了一个字,我说,姥爷你念错了一个字。我姥爷说:是吗?接着我就把整本故事书都背了出来,一字不漏。我姥爷哭笑不得地说:你会你还叫我给你讲。

由此可见,那时我的童年有多枯燥。所以我妈教我认字对我来说,那就是游戏,我根本没把它当成学习。

我喜欢看别人做手工,可能是因为自己不能动手做的原因吧,看别人做手工的时候就特别地专注,我妈就常常让我看着她给我用家里的鞋盒子做字卡,做字卡是游戏的一部分,认字是游戏的另一部分。

最开始认的都是日常的词语,比如电冰箱、洗衣机、风扇什么的,还有我的名字和家人的名字,往后实在想不起来写什么了,就再复习一遍。

在北京看病的时候,早晨五点钟就要起来挤公交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认字也是我们打发时间、防止睡着坐过站的方法,不过认得不是字卡,而是沿途的门面招牌,我妈总是让我挑认识的字念出来,导致我现在还有一个毛病,爱念街上的招牌。

四五岁的时候,认字认的差不多了,但我还是不能够流畅的阅读一本书,我妈又开始教我拼音。拼音里的声母和韵母,其实我没有学的那么仔细,声调什么的也都是我妈口述的,她是先一股脑的把所有拼音字母全部灌输到我的脑子里,再教我怎么拼,有时候她问我个字,让我拼出来,我不会,急得抓耳挠腮,她就教了我一个笨办法说,你把这个字念慢,念的要多慢有多慢,就能得到它的拼法了。我一试还真是,而且还挺好玩的。

学会了拼音,我就开始自己读带拼音注解的书,也是在那个时期认识了大量的字。我不怎么有自信,看有拼音的书看到十岁,其实早就可以脱离了。

有一天,我爸给我买了本书,我记得是《一千零一夜》,我很喜欢,但是翻开一看,不是带拼音的书,我就对我爸说:不带拼音的书,我看着很费劲啊。我爸说:你现在应该看不带拼音的书了,不要依赖某一样东西,它教会了你,也将束缚你,如果你一直看带拼音的书,那么许多书你都将看不了了。

于是从那开始,我就脱离了拼音,开始了正常地阅读。

我并不是神童,相比普通的孩子,我甚至接受能力更差一点,但有幸的是,我的家庭给了我一些智慧的种子,然后让它自然生发,就长成了现在这个我。

他们的初衷可能只是,如果我们不能陪你,你也可以自己找解闷儿的东西,给你一本书,你可以去读它,那么被肉体囚困的心灵就不会这么寂寞。

如今我也想用我的例子,去呼吁很多残疾人的家庭,不要认为残疾人只是活着就够了,心灵还需要很多灌溉,需要知识和文化的补充,这样一来,身体的残疾就只是身体的残疾,而内在的思想却插上了翅膀。

主持人: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您喜爱上文字,开始进行文学创作的呢?

王雅静:学认字和自学读书的时光,可以说是安宁平和自带喜悦度过了将近四五年吧。我十岁以后,在我姥姥家度过的时光是最多的。我姥姥家有一个当老师的邻居,看我在家里哪也不能去,就借我他家的书看,都是小说,我通常是一个星期就看一本,看着看着我就想写一点什么,那个时候我的四肢虽然没有现在那么恶化,可也是控制不住的,但我想写东西这个愿望还是非常强烈的,所以我就找来纸和笔,用我稍微好一点儿的左手去写。

那时我坐的是我姥姥家的一把旧藤椅,用的桌子是一张圆形的小饭桌,平常不吃饭了就把碗筷收了,桌上什么都没有,可以让我在上面看书写字。

我写字的动作是这样的:整个身体前倾,趴在桌子上,压着伸直的左手臂,然后拿着笔的手腕儿就可以去操纵笔的方向了。一开始力道掌握不好,笔就会刺破纸张,还有就是因为我的身体前倾外加我的腿时不时会碰到桌子下面的横梁,桌子便会向前移动,这就让我很烦恼,渐渐地就想到一个办法,我让家里人用两根塑料绳把桌子腿和椅子腿绑在一起,这样的话,无论怎样桌子也不会向前移动了,但时间一长,腿上迎面骨都是青青紫紫的。

可不管怎样,烦恼是解除了,我就一门心思地看书写东西。那时也写不了多么长的文字,只能是一些心里的感慨和一些日记形式的叙事,所以我的心里就有了个愿望,想要一台电脑,因为如果有电脑了,我就可以用手打字,就可以把我想写的东西打在电脑上,这样比我手写来得要轻松得多。

可那时候家里的条件是没有办法买电脑的,我爸就给我买了一台小霸王学习机,让我练习打字。我拥有的第一台电脑,是我爸同事淘汰下来的二手电脑,比小霸王学习机好不了多少,但我的心情却很喜悦。

那时也没有网络,我能在电脑上做的就只有写东西,我写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就像小说《追风筝的人》里的阿米尔一样。我写故事,想让我的故事发表,还有就是想让我的父亲肯定我。但一开始我的故事并没有发表,编辑部回信说:我写的东西太过低幼了,我父亲也嘲笑我说:你的文笔很差,你要是能发表,我就给你一千块钱。我很沮丧,也很不服气,于是我就努力继续阅读,继续锻炼我的文笔,为了我的梦想,也为了证明生命的意义。

一直到2010年,我写的随笔《声之桥》被发表在了杂志上,知道这个消息的我,一夜都没有睡着,因为我的梦想成真了,梦想成真的味道是酸中带甜的。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的文字,但我能说清爱文字的原因,那是因为文字是唯一我可以操控的东西,是文字带领我看见这个世界,也是文字让我想创造一个世界。

我知道在文坛活跃着不少残疾人,张海迪、史铁生,这都是榜样,但我不想做他们第二,我只想用文字去书写有我存在的时光,我只想在文字里活出另一种命运。

主持人:您是一位痉挛型脑瘫患者,四肢和脸部经常不受控制的抽搐抖动,又是如何操作电脑的呢?

王雅静:前面我也说了,我最开始拥有的电脑是淘汰下来的电脑,有了电脑也并没有上网,在电脑系统里面,仅用键盘就可以操控,这个都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我们家是2008年安装的网络,那时我根本不会用,上网也只是在家人的操作下,我在旁边看着,自己用电脑的时候仍旧只是写东西。

2009年,我的状态就突然不好了,坐在电脑桌前,腿时不时地就突然上翘起来去撞键盘抽屉,左手也不自觉的摆动,不能够准确的按键,终于,键盘抽屉被我撞坏了,键盘掉到了地上,彻底不能够打字了,我就特别烦恼,每一天都在哭,还倔强地坐在电脑前发呆。

有一次,我把头放在桌子上休息,脸颊无意地碰到了鼠标,鼠标箭头就动了,我猛然间就来了精神,我就试着用脸颊去操纵鼠标,对准一个文件夹,然后用舌头双击,就这样打开了。这我非常高兴,像是发现了希望,可是怎么打字呢,我又开始在电脑里摸索,终于发现了屏幕键盘的存在,这真的像福音一样,从此我就学着用鼠标去打字,也因为用了鼠标,操作电脑变得简单了,我也开始学着去上网,给自己申请了QQ号,起了个网名叫“柴女倩雪”。

渐渐的,我从用脸颊去控制鼠标用舌头单击双击,变成了现在只用下巴控制鼠标,写东西也从原来的一分钟几个字,到现在的一分钟十几个字。

别人知道了我用下巴操作鼠标都说:哇塞,你真不容易、真坚强。其实我想说,这只是对恶化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妥协。要知道从前我的左手是可以写字画画的,虽然写得不好,画的不好,但至少有能力去做各种事情,然而如今都慢慢地退化了。

所以千万不要认为妥协是个不好的词,它比放弃好多了。面对退化,我曾经那么的烦恼、痛苦、绝望,可我没有放弃,我只是在用妥协寻找一条路,一条适合我的路,绕过面前的山,绕过一切阻碍,去克服残酷的命运,去追逐生命的梦想。

主持人:据知您尝试用下巴操作鼠标,进行诗歌创作。8年来,您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创作了4000余首(篇)诗歌、散文、童话,2012年出版了诗集《路过心的风景》,2015年发表中篇童话小说《她是阿莉尔》。可以和我们聊聊您的创作之路吗?

王雅静:从我的第一篇随笔发表以来,我创作的热情就空前高涨,然而之前我是不喜欢诗歌的,因为2009年看到了一个节目,是有关诗歌朗诵的节目,在看的过程中,突然感觉到诗歌特别美,也就爱上了诗歌。第二天,我就在我的电脑上写下了第一首诗,叫《幻想天空》。

很巧的是,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诗歌,也写过诗,他给了我一本他年轻时候看的书,是一本90年代的诗歌合集,从那里面我认识了顾城、北岛、舒婷、海子,我特别喜欢里面的朦胧诗,我认为是诗歌打开了我对美好地向往,打开了我意识中浪漫情怀,也治愈了我因为命运的残酷,而在性格中埋藏的忧伤。所以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放弃每天创作诗歌。

我写诗,从一开始的忧伤,到现在我可以从忧伤里去发现光明,用了九年的时间。

现在,我在自己的公众号【晓之爱】里办了一个“亦景亦诗”的栏目,给有感觉的风景图片写诗,一个星期更新七首,我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让大家看到,就算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局部风景,也是有诗意存在的。我也想让我持续地去爱这个世界,因为只有去爱这个世界,才会想去抒发,通过抒发才能够得到温柔的回音。

如果说写诗对我来说是呼吸的话,那么写童话对我来说就是登山和舞蹈,没有呼吸不能活,没有登山和舞蹈,就不能活精彩,不能活得有意义。可呼吸是轻松的,而登山和舞蹈,是比较疲累的。

有关《她是阿莉尔》,其实它的初稿只有8000字,发表的时候也只有5000字,所以它并不是中篇童话小说,也不是我发表的第一篇童话。这个是初期采访我的记者一个小小的笔误,现在我想诚实来澄清一下

我写的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童话,名叫《木瓜新郎和苹果新娘》,是用拟人的手法,写两个不同水果之间的爱情,也影射了残疾人之间的爱情。这个稿子没有发表,不过却在后来的一次网络征文比赛里获得了二等奖。

我的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发表的童话,名叫《拇指小人》,是写一个住在书里的幻想中的小人,通过书的世界去和现实中的世界碰撞的故事。

《她是阿莉尔》是第二篇发表的,写了有关友情的故事。因为我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在网络世界里的网友,隔着屏幕的交流,就让我产生了一种幻想,幻想对面的朋友是一个精灵,收集流星的精灵。还有,在我意识中的友情,更多的是一种奉献,所以如果我是一个精灵,也要为我的朋友去奉献。

写一篇诗歌需要30分钟,一篇童话就需要一个星期,甚至半个月。在创作的长征路上,我常常给自己制定任务,而且无论是意义和质量上,都要尽力做到超越自己。

这么多年来,我创作了很多作品,多到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也发表了很多,仅仅是童话就有《国王的哨声》《月光下的树精》《欲望城中的黑金鱼》《阿鬼》《D先生,请别摘你的帽子》等差不多十篇,近两万字。

你若问我那么多灵感从哪里来?我会告诉你,还是从玩中来的,要不然就是从发呆来的,比如《D先生,请别摘你的帽子》,我就是从玩一个星球杯的小空杯得来的灵感。

不管创作了多少作品,我还记得我的初心,就是想给这个世界上带来美好,就是想让很多小朋友和大朋友,看到我的作品后觉得:哇,真好,让我又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另外,我也在用我的作品铸造一个盾牌,挡住我残疾人的身份,我并不是觉得残疾人的身份有什么不好,只是觉得我向世界展现的面貌,不应该是值得同情的,而是要以一种多彩而智慧的状态,去淡化命运地残酷,从而做一个能为这个世界创造价值的人。            

主持人:经过媒体的报道后,您瞬间成了当地的励志“名人”,有不少单位争相邀请您去做演讲。而每次演讲时您必须要喝上三两最烈的白酒减缓肌肉痉挛?

王雅静:自2011年,我的故事被我们当地的《颍州晚报》报道出来之后,我受到了社会与政府的关注和关怀,2012年就开始了我的演讲之路。

先说说喝酒的事吧,我18岁之前是没有喝过酒的,家里人管着不让喝。18岁生日那天,我才破例喝了两杯啤酒,喝过之后就感觉我的四肢变得自如了不少,因为缓解了痉挛,也不妨碍说话了,而且只要不喝多,头脑是清醒的。从此每当身体疲乏的不行了,我就多少喝一点酒,所以喝酒是在我被发现之前就有的。

虽然之前就有,但我第一次出去参加活动却是没有喝酒的,那是2011年的中秋节夜晚,我参加的是颖淮论坛在公园举办的活动,我被要求在众人的关注下念一首诗,由于此前没有经验,紧张的心理让我的四肢非常痉挛,整个身体都是痉挛的,导致我一度都说不出话,最后结结巴巴念完了自己的诗。

对那一次我非常地不满意,而当我听到我要给别人做演讲的时候,我是不敢相信的状态,我念一首诗都结结巴巴的,要去自如的演讲,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的第一想法是拒绝、推掉,可关注我的朋友们都在鼓励我说:你一定可以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

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写了1万字的演讲稿。我妈说:你在家要练熟啊,我说我一念演讲稿就结巴,我妈说:那你喝点酒吧。没想到我喝完酒之后,念演讲稿就念得特别流利,于是我就想到,在现场能不能也喝点酒。

就这样,从第一场下来喝酒,直到以后的40多场,在各个学校各个场地,我都要喝酒。

有次,我得了胸膜炎,喘口大气都疼,但在这时又接到了演讲的任务,怎么办?你该说,这次不能喝酒了吧?不,该喝还是要喝的,为了流利且声情并茂的表达,给台下的听众不那么费劲的感受,我还是选择继续对酒精的“依赖”,虽然很痛苦。

常言道“酒壮怂人胆”,你可能会说:哇,原来你也是怂人啊。这一点我不否认,我有自己克服不了的生理状态,只能借助外力去克服,如果这也是一种怂的话。

世上没有一种药,能彻底治疗我这先天性的脑瘫,也没有一种药,能让原本怯懦的人勇敢。我是患有痉挛型的脑瘫,也是这种病让我怯懦,但我却想说:我骨子里是有一种勇敢的,我必须找一种东西先克服掉这个病带来的生理状态,才能够去呼唤骨子里的勇敢。

我不需要同情,我只需要听到我、了解我的人,承认我是勇敢者。

主持人:近年来,坐在轮椅上的王雅静走进青少年举办“奋斗的青春最美丽”等事迹报告会40余场。您还开通微博、雅静励志信箱,在网上积极传播正能量。谈谈您的事迹报告会所产生的积极影响。

王雅静:举办了很多事迹报告会以后,首先对我的锻炼是很大,我由原来的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变成了现在可以相对流利的畅谈思想的大姑娘,而且遇见了许多人,看见了更大的世界,体会了更多的在路上的风景,让我也渐渐觉得自己很渺小,是该用自己的故事和思想,去传递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

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次报告会,结束之后,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哭着跑上来找我,说她很感动,说她从前太脆弱了,今后一定要坚强起来。

很多次报告会之后,听众都要上来微笑着和我打招呼,与我合影,他们说我特别的励志,听完我的故事,觉得自己更有勇气去面对未来的生活了,也会更坚韧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可是实话说,我一直很讨厌一个词,那就是励志。

励志,我认为那是弱者的标签,而每个人都不应该是弱者,面对生活的摧残,命运的残酷,每个人都可能会有失败、失意、残疾这样的状态出现,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就成为了弱者,也不意味着从这之后每做成一件事情,就要被贴上励志的标签。

我更愿意我所产生的影响,像夜空中的星星,那些听我故事的人,他的世界里若恰巧没有月亮的照耀,还可以凭借着微弱的星光,去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光明的。

我也更愿意我是一根燃烧时间没有那么长的火柴,带来一段时间的温暖,为他人点亮心灵的蜡烛。        

主持人:我还得知您25岁生日时,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和安徽红十字会签了遗体捐献书,是这样吗?

王雅静:遗体捐献,是我12岁的时候产生的愿望,你也许会说:12岁的小孩懂得什么?哦,那个时候,我的确什么都不懂,只是从一个电视节目里,得知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身患癌症的姑娘的故事。她在自己最后的日子里,让自己当了一回新娘,并在那个相对观念还没有那么开放的年代签了遗体捐献书,她的眼角膜让几个年轻人重新看见了光明,她的骨灰被葬在了光明树下。

由于记忆过于久远,我忘了那位姑娘的名字,但是她的故事却深深地刻入了我的心灵,所以我便也想捐献。

我回想那个时候的心态,可能小小的孩子也会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贡献注定不会那么多,或者注定要成为拖累家庭和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如果多年过去,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会不会还有一点点用处?至少因为我获得光明,获得生命延续的人会记得我,我的生命也将有一部分留在这个世界上。

得知我的想法,我的家人一开始是反对的,他们认为我是一时的头脑发热。小孩子嘛,看见什么就会跟风,所以每当我提到这个事情,我的家人就会把话题岔开,或者严厉制止。甚至我向别人说这个愿望的时候,还被以为是我们家人教的,所以这些年,我都把这个愿望深深的藏在心里,再也不说了。

也是在近几年,我有了演讲的机会,才又重新把这个愿望写进了演讲稿里,一场一场地讲下来,我的家人也看见了我的决心与意志,也不再反对了。

终于在去年,也就是2017年,我25岁生日的时候,碰巧也是我们这儿的公益团体“阜阳义工联合会”成立十周年,作为他们的“荣誉会员”,我和四十多名义工一起签了捐献书,也领了安徽红十字协会捐献证书,算是给自己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

你可别说我伟大,和励志一样,这个词我也不太喜欢,我愿意你把我看成一个普通的行路人,我走上了我想走的路,我手里有灯,如果哪天我倒下了,我会把灯交给身后的人,让他替我看更远的尽头,我想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主持人:据知“奇怪”的身体,常常被人嘲笑与讥讽,您如何面对?

王雅静:说实话,我挺自卑的,现在到商场里,我都不敢瞧落地的镜子,在看见自己全身的状态下,我会觉得很丑,毕竟坐轮椅还要绑着,像大闸蟹一样。我还最怕别人回头看我,总是下意识躲着路人的目光。以前我的家人也是这样的,所以,小时候我在外面活动的时间总是在晚上,因为月黑风高,哈哈。

  能够坦然承认这一切,其实是我自己面对自卑的一种方法。但我并没有受到过别人的嘲笑与讥讽,必须承认,这个社会还是挺温暖的,我受到旳大部分是同情与替我可惜的唏嘘。

一些年迈的长者总是在遇到我时,摇头对我妈说:你看看,那么好的孩子,可惜了。我敏感而低微的心总是在这样的时刻,再一次亲吻尘埃。

   若是按照我的真实想法,我不觉得我可惜。

   想起著名插画家几米的故事,他曾经患有癌症,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治愈与成就。有人问几米,如果你没有得过癌症,你的人生会不会不同?几米说,当然会,如果没有这场病,我不会想说那么多活,想做那么多事,不会有那么多灵感,没有一切,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个几米。

   我也是同样的想法。如果没有脑瘫,我会是怎样的?我想我很可能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吧,常常为生计而头疼,那有什么时间写诗写童话?可以这么说,是脑瘫毁了我,也是脑瘫成就了我,让我在极端艰难的命运里找到了生命的金色光芒。

   再说一句实话,我也挺臭美的,平常没人的时候,总爱自拍,哈哈哈。

   至于我的家人,他们现在推我出去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在意别人看你,他长了眼睛你能不让他看嘛。

   在这里,我想表达的是,社会对残疾人的态度,取决于残疾人自己自立自强的程度与看向外面的眼界。想被别人瞧得起,自己首先要瞧得起自己,另外,千万不要玻璃心。

主持人:当您获得第20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走向北京去领奖时,您有哪些感慨?

王雅静:得知自己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这个消息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有喜悦和激动,也有感怀,时隔十几年,再次要去北京,而且这次不是去看病,是去领奖,也不再是儿童,而是青年,身份的不同,境遇不同,让我恍如隔世。

   去的过程是很艰难的,因为我是第一次坐高铁,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不好,控制不住的双腿还差点绊到人,所以我爸就一直坐在我的身边,用他的腿压着我的腿,四个小时没有站起来过。

   看着车窗外高速流过的风景,就像在看我这些年努力的电影。我脑海中浮现了一句感慨:每个折翼天使,都始终要与现实中的魔鬼争斗,一刻都不能停。

   到了领奖那天,我们所有五四青年都站在一起,接受原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接见,当副主席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话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他说:我是残疾青年的榜样,希望我再接再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一切太像一场梦了,而且很戏剧化,所以人生如梦、人生如戏,在那几天我是非常能体会的。

   领完奖,我父母带着我去了天安门广场,我三四岁的时候曾经常在这里路过,我们一家三口还照了照片,当时我的父母很年轻,我很小,如今我已长大,父母也已不再年轻,十几年后,我们在相同的地方留下了合影,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是给岁月最好的答卷。

主持人:如今您获得许多荣誉,您还有哪些愿景呢?

王雅静:细数我经历过的岁月,我觉得我的资历还很浅,荣誉在我的身上,让我联想到了小孩穿大人高跟鞋的模样,有时候我会惭愧,因为自己并没有做很多,也没有什么文化。所以得到了荣誉,我要做的除了感谢,还有就是让自己成长。

我希望在未来,我可以不用喝酒就能在台上侃侃而谈,我希望我可以有能力回报我的家人,让他们不再因为照顾我而牺牲自己的生活,我希望写出一本系列童话集,能让留守儿童和残疾朋友打开心灵世界,我甚至还希望能拥有爱情。

这些希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需要通过努力和积累,以及漫长的学习与跋涉才能够接近。

送给自己八个字吧:踏踏实实,珍惜当下。

主持人:《身影》节目是一档弘扬榜样、宣传榜样,激励青年人立志成才的节目。通过这个访谈,您如何看待榜样?对我们节目有哪些寄语。

王雅静:我是榜样吗?你可能会说是,但我要说,我不是。

在我看来,榜样是有时效性的,可能我们都会在某个阶段成为大家的榜样,然后等那个阶段过去,就不是了,榜样可能就换做了别人,如果还想做榜样,便需要再一轮的努力与奋斗。

   榜样,是个目标,是个人的目标,也是时代的目标,只有各行各界的榜样层出不穷,时代才能快速发展,民族才能实现复兴。

   所以我想说,现在我不是榜样,但我始终没有放弃争做榜样的努力,我清楚地知道,每一次超越自己,世界就会因此美好一分。

   世界因榜样而美好,榜样因你而鲜活!

主持人:当我做完这期访谈,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字里行间,看到她的艰难、她的坚强、她的思想、她的追求、她的梦想、她的快乐,她不屈的精神。人,为什么而活,王雅静的回答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非常感谢永宁老师提供的新闻线索,下期节目见。







编辑:汪漪